何日君再來的故事

 第一次看「何日君再來」電影時很難過,鼻子很酸,只能說,時代悲劇。

當你聆聽有「台灣最令人懷念的聲音」之譽的鄧麗君唱紅的「何日君再來」,可能難以想像,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,背後卻有著一 段曲折的故事。
也許你對這首歌只覺得老氣,但是我覺得大家都該瞭解有些歌曲或是文學作品,曾經在時代變革中受到多大的冤枉與委屈。
我們活在一個言論自由、立場自由的空間裡,是很值得珍惜的事情。

幾度「何日君再來」 文•張夢瑞

好花不常開,好景不常在,愁堆解笑眉,淚灑相思帶
今宵離別後,何日君再來?
喝完了這杯,請進點小菜,人生能得幾回醉,不歡更何待
[口白]來,喝完這杯再說吧!
今宵離別後,何日君再來

停唱陽關疊,重擎白玉杯,殷勤頻致語,牢牢撫君懷
今宵離別後,何日君再來?
喝完了這杯,請進點小菜,人生能得幾回醉,不歡更何待
[口白]哎!再喝一杯,乾了吧!
今宵離別後,何日君再來?

這首歌誕生於民國26年中日戰爭前夕,之後輾轉被日本政府、國民政府和共產黨政府禁唱。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名作曲家劉雪庵因為寫了這首歌,一生受盡屈辱,在中國「文化大革命」中被紅衛兵狠狠地批鬥,並關進牛棚進行10年勞改,命運十分悲慘,令人一掬同情之淚。這,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

一首歌的故事

日本NHK最近製作一部名為《一首歌的故事》的紀錄片,把一些重要歌曲的相關背景故事介紹給廣大聽眾,「何日君再來」也被選入其中。為此NHK記者還專程飛往海峽兩岸三地,慎重其事地訪問有關人士,試圖解開這首在東亞地區流傳了六十餘載的歌曲的神秘面紗。

說到「何日君再來」,必先提到創作此曲的劉雪庵。劉雪庵生於1905年,四川銅縣人,早年在成都美專學習鋼琴、小提琴、崑曲及作曲,1930年始進入上海音專,跟民國初年的著名音樂家蕭友梅和黃自學習作曲,是黃自的得意門生之一。

劉雪庵寫過許多叫好叫座、帶有藝術氣息的歌曲,像是「追尋」、「飄零的落花」、「紅豆詞」、「長城謠」等。話說劉雪庵從上海音專畢業後,有一次應邀參加校內同學舉辦的聯歡會,席間大家相約作曲留念,劉雪庵寫了一首探戈舞曲,就是日後的「何日君再來」。

民國26年2月,上海藝華電影公司籌拍一部由周璇主演的《三星伴月》,「何日君再來」是此片的插曲,女主角周璇在片中演唱此曲,音樂採用探戈節奏,速度雖然緩慢,但流動感較強,再加上詞曲優美,很快就在街頭巷尾流行起來。可以說,「何日君再來」是一首專為電影配樂寫的歌曲,沒有任何意圖。

此「君」非彼「軍」

「何日君再來」在中國各大城鎮廣為流傳後,碰上中日抗戰開打,被日本人一手炮製為「中國人」的日本奸諜李香蘭(原名「山口淑子」)開始在大陸走紅,她的電影和唱片受到許多中國人的歡迎。李香蘭很喜歡「何日君再來」,除了用中文演唱外,還譯成日文。日文版的「何日君再來」流傳到日本軍營,居然也受到熱烈歡迎,人人爭唱。

可惜好景不長,沒有多久中、日版的「何日君再來」都遭到日本檢查機關的禁唱令。日文版禁唱的理由是那種纏綿的靡靡之音會使日本軍紀鬆懈;至於日本政府在中國佔領區裡封殺中文版的「何日君再來」,主要是懷疑中國老百姓以這首歌期待國民軍反攻,解救他們。

>>> 到了抗戰末期,在南京、上海一帶的日本軍隊,知道自己要打敗仗了,但又敗得不甘心,於是想了一個壞點子,竟在「何日君再來」上面打主意。據資深作家段彩華表示,當時他還是一個11歲的小孩,親眼看見日本人把「何日君再來」的「何」字,改成「賀」,「君」改成「軍」。這樣一竄改,「何日君再來」就變成了「賀日軍再來」!

莫須有罪名

多年後,也就是1966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時,劉雪庵被拉了出來,說他寫的音樂頹廢、反動,特別是「何日君再來」被一些有心人借題發揮,紅衛兵甚至逼劉雪庵承認,這個「君」(軍)指的就是「日本皇軍」,是標準的大賣國賊行徑。在這種指控下,作曲家縱有再高的才華,也難為自己辯解。

紅衛兵給劉雪庵扣上大漢奸的帽子後,接著進行慘無人道的批鬥與羞辱虐待。劉雪庵的太太喬景雲眼見先生快被活活打死了,於是奮不顧身地衝上去,用自己的身子護著先生。打紅了眼的紅衛兵於是回頭毆打喬景雲,又踢又踹,直到她大量出血還不肯罷手。

喬景雲在那場批鬥後不久即撒手西歸,劉雪庵則被送到鄉下進行「勞動改造」,後來又被調回他任教的北京藝術學校,繼續進行勞改。他在學校裡掃廁所、清垃圾,整天戴帽子低著頭,默默工作著,失掉一切人性的尊嚴;他不敢跟別人打招呼,別人也害怕地躲著他。

直到共產黨三中全會後,劉雪庵才獲得平反。1986年,劉雪庵默默告別人世,他創作的那些經典歌曲,在他死後仍不停地在人間傳唱。

重見光明

由於抗戰時蔣委員長的禁令未解,「何日君再來」在台灣也一直被列為禁歌,但由於時日久遠,一般人都不知道禁唱的理由,當然也少有人演唱。民國55年,香港邵氏公司在不知道台灣有禁令,拍了一部與「何日君再來」同名的電影,影片中重新詮釋此曲,居然僥倖過關,沒有遭禁;甚至林黛的遺作《藍與黑》將此曲納入,也未聞有關人員處理。

民國68年,歌曲的禁令逐漸鬆綁,鄧麗君此時又將「何日君再來」重新整編,這首歌才得以重見光明;之後中國改革開放,這首歌又「反攻」回去,在大陸各地廣為流行。

未料不久,「何日君再來」又遭到中共禁唱,理由是此處的「君」乃暗指國民政府,意在挑動大陸人民期待國民黨來解救他們!真是此一時,彼一時也。一首看似簡單的流行歌曲,竟然被冤枉牽連,扯出這麼多風波,也可見政治掛帥的可怕了。

鄧麗君版的「何日君再來」,省略了二、三兩段,因為原曲太長,歌詞不容易記,有些也不知所云,如第二段的「愁堆解笑眉,淚灑相思帶」,又說「逍遙時中有,春宵飄吾栽」,意指為何,令人瞠目以對。鄧麗君改的正是時候,唱起來輕鬆,又沒有負擔,因此廣受歡迎。一首好曲子,終於得以傳唱不輟,有了令人欣慰的好結果。

鄧麗君 - 何日君再來/Teresa Teng - When Are You Returning Again
 
 
■指導單位: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■版權所有: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
■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■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■最後更新日期:2017/08/07
今天
總數
24680
353324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