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宗懋:年金改革須理解社會深層情感

  我不是軍公教人員,但是我很不認同未經溝通與說明的暴力式年金改革,尤其政府以會破產作為年金改革的理由,卻設一大堆「黑機關」掏空國庫,更讓我無法理解與接受。

  小英政府執政一年,在年金改革問題下了重手,軍公教人員退休金幾乎被砍了一半,小英總統說:「這是累積了數十年的問題,我們一年就完成……有一天回頭看,會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!」小英總統充滿了自信,覺得這是重生的陣痛,然而事實並非如此,民怨非常深。

  以年金改革為例,蔡政府的理由是,不改革,年金就會破產,因此年金改革是「世代正義」。表面看,這種說法好像言之成理,實際上卻是表面形式的,缺乏對社會發展深層的理解。

  舉簡單例子,在我考高中時,兩位國小的女同學,成績一向名列前茅,但因家境原因考讀師專。我記得其中一位,從小就在苓雅市場麵攤幫父母的忙,有時我經過時,看到她收攤後低頭在昏黃電燈泡下做功課。就是這樣清貧家庭優秀女學生,選擇念師專,後來在小學教了一輩子的書。

  我考高中時,也有同學有能力上台大,也因為家境問題選讀師大,後來到國中和高中教書,有些人幾年後再去拿更高的學位,轉到大學教書。簡單說,由於家境清苦,很多成績優秀的學生選擇當老師,一家生活獲得基本保障。他們都很優秀,軍公教制度保證台灣有優良師資,也改善貧苦家庭生活,給他們下一代更多發展機會。

  不幸的是,這麼優秀的同學今天卻被稱為「既得利益」、「特權階級」,蔡政府放任支持者在網路上,以各種汙衊、扭曲的文字傷害軍公教。

  眾所周知,小英家境富裕,她從中山女高上了台大法律系,再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取得法學院法學碩士學位,最後再到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取得法學博士學位,回國後就當大學教授,擔任政府高級顧問等等……。小英的學經歷不僅是她個人的資質,也有豐厚家庭經濟的支撐。

  事實上,在國小階段與她一樣優秀的同學,最後很可能去當了國小老師。原因只有一個,他們比較窮。這正是最諷刺的,富裕家庭出生的小英,要大幅刪減當年貧窮同學當了一輩子小學老師辛苦得來的退休金,這不僅不是世代正義,而是赤裸裸的階級壓迫!

  過去曾經時興一種電影情節,兩個主角的靈魂互換,從而了解彼此的角色和處境,如果我們讓小英的靈魂轉到貧窮的家庭,以她的優秀資質,也必然會當一輩子的小學教師,那時候她還會說年改是「正義」嗎?

  這正是小英的問題,她的改革缺少對社會的深層理解,甚至是麻木不仁。全世界民選政府的年金改革,都只能改未來的,不可能自毀既有的法律契約。

  軍公教的退休金是台灣經濟繁榮後,分給他們的紅利,而且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,如果政府沒錢了,那只能說當前的執政者無能創造財富,如此,年改實施後,新一代依然生活在貧窮中,所謂「世代正義」,仍然是空話一句。

  作為社會福利的一部分,任何民選政府都只能拿錢彌補年金缺口,以維持政府的信用,並振興經濟,平衡財政,這才是年改應有基本信念和實施路線圖。

  軍隊官兵的退休金也是同理,這個問題其實更敏感,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公開關注年改會不會影響台灣的軍心。作為外國人,莫健的觀察是敏銳準確的,全世界任何政府都不敢輕忽這個問題,絕不敢撕毀對官兵退休俸的承諾,這是很危險的。

  官兵不會公開說出口,但在關鍵的時候,官兵會心想:你們根本不在乎我,我們憑什麼要保護你們?

  由於缺乏對社會深層情感的理解,小英的年改埋下了未來的火種,對台灣社會十分不利,甚至是危險的!這點有必要清楚無誤地讓大家知道!

本文作者:徐宗懋(文史工作者)

■指導單位: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■版權所有: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
■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■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■最後更新日期:2017/08/07
今天
總數
26602
36647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