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:光復一年後。
地點:台北市郊林醉生家。
人物:林採蓮、母親、林醉生、媒婆、褚先生。
佈景:貧窮家庭,舞台中央一個枱子,枱子兩傍各一個橙子。左邊前門邊放幾個水桶、扁挑、鍬頭等。後邊右角後門。靠又墻一個打了一半的麻袋在架子上。麻袋架子與枱子中間一條長板橙,長板橙下面一個小板橙。
啟幕後片刻,採蓮與母親各掮一捆柴從前門進,把柴放在左墻角,入後門。片刻後,採蓮拿茶壺與茶杯出,站在枱子傍邊倒開水喝,擦擦汗,之後拿鍬頭從前門出。

母親:(在後面喚)採蓮,採蓮啊!(從後面探頭)哎!已經出去了!(出)砍柴剛回來,又拿鍬頭挖菜圃去了。雖說沒有累死人的,累病了怎麼辦!藥這麼貴,那裡有錢買得起!(到前門)採蓮呀!你要休息一會呀!這麼熱,上山砍柴剛回來,你又開始挖菜園了。回來回來,下午涼快了,我們一塊去挖好了!
採蓮:(在外面)好,馬上回來了。開水在枱子上面!
母親:(回頭)哎呀,人講嫁翁要食翁,我真歹命,嫁著一個懶屍虫,有嘴管別人,無嘴管自己,目睭打開就是罵渾蛋。罵得我女兒惶惶不安,無一刻的安靜。(退後門)
採蓮:(片刻後,手拿一封信高興跑回來,把鍬頭放下,擦擦汗,坐橙子右邊橙子看信,看完站起來,把信抱在胸前,獨語)好消息終于到了!(鬆口氣)等了五年,多苦難的五年呀!天天被逼得要死不能死,要活活不得……(回坐左邊橙子再看信)
母親:(片刻後,手拿小桶,地瓜薯出)採蓮呀!你在看信?是誰寄來的?
採蓮:媽!(跳起來,跑去偎在母親肩頭上)
母親:你這麼高興!哎哎,還掉下眼淚來了!(嘆息)是誰的信給你這麼感動!
採蓮:他……
母親:他?是不是建文?真的?(把桶放下,緊抱採蓮)他說些什麼?有沒有說要回來?(二人並坐長板橙)光復以後,許多被日本人抓去當兵的,都回來了。有的從新加坡,有的從菲律賓、香港,都回來了。(撫摸採蓮的頭)他的信寫些什麼?有沒有說什麼時候要回來?現在在那裡呀?
採蓮:在海南島……他說,等有船就要回來……
母親:等有船就要回來!那,好極了!(輕打採蓮的背,站起)一年又一年,你被你爸爸逼得要哭無目屎。今天,算不是空等的了。你同你爸爸賭的氣,也不是白費的了。你這樣做是對的。我始終這樣想,女孩子的愛,怎麼能夠今天張三,明天李四呢!為了幾個臭錢,就可以犧牲愛情,嫁給不願意的人的話,那不是等於臭婊嗎!你爸爸就是這種思想的人,是一個錢鬼。看到錢,聽到錢,就什麼情理都不講了。天天逼你改嫁(坐右邊小橙,嘆息)逼得連我都想不出辦法來。今天可好了。建文有這樣確實的消息來了,我可以憑這一張信來說服你爸爸,信給我。(接信)
採蓮:(投在母親膝上)都是媽媽幫助我,要不然,我老早就被逼得跳海去了……那裡還有今天來看到他的信……(哭)
母親:(慈祥的撫摸採蓮的頭,輕打採蓮的背,嘆息)就是啊,為著你的事,我不知道同你爸爸爭吵好幾十次了。這個老烏魚,他總是說某某人有多大的財產,某某人肯出好多的聘金……(嘆息搖頭)你同建文雖然還沒有正式的結婚,我知道,你們的愛是不能隨便分開的了。(再輕打採蓮的背)我的心肝,你不要哭。建文既然要回來了!我想,你爸爸也不致再不講道理了吧!你放心好了。(給採蓮揩眼淚,之後,移坐小板橙,切地瓜蔓)採蓮,你還是把那張麻袋織好,免得老烏魚回來瞪著眼,又要嚕哩嚕囌的論話半天,好難受!
採蓮:是。(擦擦眼淚,開始織麻袋)
母親:哎,採蓮,幾年來我都在想給你做幾套衣服,雖然不能說是什麼嫁裝,要結婚幾套衣服總是非要不可的。都是你爸爸不中用,貪食懶做,每次積了一點錢,藏得好好的,結局都被他一掃而光了……
採蓮:媽媽,你不要煩惱這些,只要能夠跟建文在一塊,我什麼都不要了。
(片刻間)
媒婆:(提謝籃出)林先生在家嗎?
母親:(回頭看)還沒有回來。請坐。(站起來)有什麼事?
媒婆:是林太太嗎?噢,這位是林小姐?這麼漂亮,怪不得褚先生看過一面就愛得要死了。真真是一個天女下降呀!哈哈……
母親:你講什麼……
媒婆:我今天是來恭喜恭喜你們的。這真是一個好姻緣!哈哈(採蓮避開走入後門)
母親:我總聽不懂,你有什麼事,快講明白呀!
媒婆:哈哈,你的性情真正急。哈,這也莫怪你。因為這是你們女兒的終身大事,又是你們兩個翁婆可以富貴享受的大事……來來,我點交給你,(笑笑把謝籃打開)這是金戒指,這是金項鍊,聘金一萬塊錢……這様,算給你們小姐定婚了!褚先生本人馬上就來!
母親:不行不行(站起來把東西退回籃子裡)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!……什麼褚(豬)先生,狗先生,同我們有什麼關係!我們女兒老早就同人約定了,這些東西你要拿回去!
媒婆:什麼是豬先生,狗先生咯……哈哈。你不要這樣講。我告訴你,同褚先生發生關係,你們是不會吃虧的。大名鼎鼎的褚先生,他近來又發了一筆光復財,好多你可不知道。那不是算千,算万,是算百萬的呀!有這樣一個好女婿,保險你們可以安安樂樂,享受一輩子,倒的食站的放,想要吃,叫一聲,人家就會馬上送上來!(把東西拿出來)
母親:不行不行,說不行就不行!(把東西再拿回籃子裡)你快拿回去吧!不要在這裡嚕哩嚕囌!
媒婆:哎喲!你總要收起來啊!老實講,這一隻豬哥並不是我牽的,是你們林先生本人去同人家講好的。要不然的話,我怎麼會匆匆忙忙送定來呢?!你同我吵吵鬧鬧是沒有用的,等你們林先生回來,你就會明白。
母親:不行呀!你要拿回去!(把籃交給媒婆)
媒婆:(把籃子放在枱子上走,籃子掉下,東西散亂)好啦,籃子我下次來拿好了!(走開,在門口獨白)這樣,我的公差算完了,回去等褚先生送紅包來就是了(笑笑退場)
母親:等一下等一下,哎,走了!(把東西揀起放在籃子裡,趕出,趕不上,悄然回來)真是見鬼!這個老猴果然答應了他!?
採蓮:(跑出來偎在母親肩頭上哭)媽!
母親:真是見鬼!(又氣又惱坐小板橙)不過,你也不必傷心了!等你爸爸回來,我會叫他馬上把這些穢東西退回去的!
採蓮:他恐怕不肯……
母親:不肯……也好,我就叫他自己去丟臉!你放心好啦!
採蓮:怎麼辦?……
母親:他要是真的這樣狠心,你可以不認他做爸爸了。我也不要這樣的丈夫!(開始切地瓜蔓,採蓮偎在膝上哭,無心工作)
林醉生:(醉熏熏的從前面回來)(片刻間)這個味道怪不錯,不錯是不錯,偷吃這塊給人家追得跌了一跤……(進門坐左邊小橙喝開水,開始狂笑)哈、哈哈哈哈,哈!哈哈哈哈……怪事年年有,沒有今年多!
母親:(回頭)你發瘋了!笑什麼笑這個樣子!
林醉生:(站起來)你說好笑不好笑!我要回家,在路上,看到兩個瞎子碰個響頭,頭一個瞎子開口便罵「你這個瞎子!」還有一個也不認輸,回他一句「你這個瞎子!」這樣,拿起枴子打起來了!旋風似的打的霧殺殺,掉下了臭水溝,滿身臭泥獎!我想看看他們還有什麼名堂。瞎子們在臭溝裡,你一句我一句,結局知道大家都是瞎子,笑起來了。互相講些客氣話,爬起來,手拉手就要回去了。走沒有幾步,又碰上電線桿子,哎哎叫一聲,前的碰後的跌倒在一塊。我以為他們會再打起來了,再有好劇看了,想不到兩個瞎子卻一個跪在一邊,向著電線桿子,這個也在失禮失禮,那個也在失禮失禮,真是莫明其妙,你說可笑不可笑?哈哈哈……(坐左邊橙子)
母親:(站起來)這有什麼好笑!他們瞎子知道做錯了,都馬上改過來,這不是很好嗎!古人說「人非聖賢誰能無過,知過必改方為完人」。像你這個睜著眼的瞎子,不認自己的錯,知道做錯了又不改,有嘴講別人,無嘴管自己的,才是糟糕咧……(坐小橙,哭)
醉生:(站起來)哎哎,你竟罵起我來了!又要哭!老子還沒有死,你就哭喪!早上罵你兩句,你就不高興!叫你們上山多砍一點柴回來,你們就不高興!這個不高興,那個不高興,什麼都不高興,天天不做事,給你們大魚大肉吃,才會高興嗎?人要吃飯總是要做呀!人要吃飯總是要做呀!
母親:我們做得要死,那一個王八蛋,吃你一塊肉!
醉生:好啦好啦,以後可好啦!你們不要再上山砍柴,餵豬種菜,織麻袋,辛辛苦苦了。我整天在外面奔波,還不是處處為你們著想?(輕打母親的肩)我今天做了一項好生意。以後,我們可以快快樂樂地享受一輩子了!
母親:哼!(站起來)你的好生意!你快把這些穢東西拿出去!要不然,我就請值星班長派公差,把它送到海邊去!(把謝籃拿起來,擲在醉生面前)
醉生:噢!已經送來了!(蹲下揀東西)金戒指、金項鍊,(放進籃裡)這是一萬塊錢!(站起來,把籃放在枱子上,錢拿在手裡幌)噢!一萬塊錢,壹萬塊錢不算少咧,不是可以無憂無秋花好幾年嗎?這樣好生意你還好不高興,你才真是瞎子呀!一件好買賣不是那麼容易!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!告訴你,褚先生還答應我們參加他的買賣,本錢不要我們煩惱,他要給我們想辦法,這樣一來不是年年有紅利可分嗎?你還說褚先生不好,我真不曉得你這是什麼意思。他一年中賺了好多錢,你可不知道吧!足足三百萬,多麼了不起的傢伙呀!單單他請我吸阿片與吃酒菜,一天所花的錢,就比你們上山砍柴,餵豬種菜,辛辛苦苦所賺的好幾百倍!
母親:你這個死不要臉的,看了人家的錢就眼紅心動!你的臉皮比牛皮還要厚,砍三刀不見血。人總是要臉呀,不是屁股殺!屁股也要用布蓋起來,何況是臉皮!你自己醉生阿片賭酒還不夠,還要做這樣麻醉民族的雅片生意,你真真是沒良心的呀!……
醉生:良心,良心還沒有出世咧,哈哈,錢,人生一切都為錢,有錢到福利社買烟吸是香的,買糖吃是甜的,放在口袋裡嘻唎嘩啦響……你還說錢不好!我決心這樣做,豈不是為著你們?體貼你們每天太辛苦了?再說……採蓮做一個百萬富翁的太太,什麼都不要自己做,可以坐在房子裡,叉奴使賤婢,你我兩個老的,也可以榮華富貴,你還說不好!
母親:(站起來)真好真好!(嘆息)你會笑他們兩個瞎子莫明其妙,果然,他們瞎子不認份,還要罵人家瞎子,結局打起來了。可是,他們馬上知道錯了,隨時改過來,以後可以和和氣氣去謀生去了。你卻只顧眼前,一點遠見都沒有,錯了還要錯到底,不管別人三七二十一……你看,害得我的心肝哭得死來活去!好吧,以後你走你的路,我們可不能給你拖累的!(向採蓮)採蓮呀,不要哭了,我帶你到外婆家裡去,願做牛不怕沒犁拖!等建文回來,你們就好了!與相愛的人生活在一起,任何苦難都可以忍受,喝水也是甜的!
醉生:什麼?建文要回來了!就是他回來,你們也不要空思夢想,他有什麼了不起!一個做田人的兒子,只會拿鍬頭的,他有什麼本領來養活你們!
母親:不要緊。(向採蓮)你我都會做,還怕什麼?這幾年來!他(指醉生)豈有賺一錢五厘回來,豈不是我們辛辛苦苦賺錢養活他的!我不高興這樣的寄生虫,更不高興這樣的民族敗類。採蓮啊!我們走吧,除了他改過自新,我們永遠不想再看到他了!採蓮呀,我們走!
醉生:(攔阻)不許走,你們叫我的生意怎麼辦?收下來的聘禮,叫我怎麼辦!
母親:你自己高興做的事,你應該有辦法!
醉生:渾蛋王八蛋!是誰當家的!我叫你怎麼樣,你就得怎麼樣!不許走(阻止)
母親:走,放屁!(拉採蓮的手衝出)
醉生:(被推跌倒坐在地下,抱著錢叫)哎呀,叫我怎麼辦!一萬去錢……已經到手的一萬塊錢……(片刻間)
褚 :(滿面春風從前門進來)爸爸……嘿嘿嘿……現在我應該叫你爸爸了吧!噢,你為什麼坐在地下?喔喔,原來你在數草票!(坐小橙)好,數一數吧。(站起來)一萬塊錢,一點都沒有錯,一張一張都是新的,早上剛從銀行領回來的。都沒有假的,要是不相信,拿去請人家鑑定一下就知道了!(坐長橙)
醉生:(嘆息)哎,一萬塊錢……
褚 :對了,一萬塊錢。你慢慢數吧。(站起來)我的生意忙得很,不能陪你了。請你叫採蓮出來,我要帶她去參加宴會,今天有很多客人要來。
醉生:採蓮,啊……
褚 :是啦,採蓮,你快叫她出來。她那個鄉下氣,怎麼能在客人面前露面的!我要先帶她去買最新流行的衣服,還要給她燙燙頭髮。我的客人都是了不起的呀!(坐長橙)
醉生:採蓮,她……
褚 :她,怎麼樣啦!為什麼不快叫她出來?(站起來)我們已經訂婚了,你叫她不要怕羞。外面有車在等呢!(走到後門探頭)為什麼沒有在裡頭呀?走那裡去了,你叫她馬上來。我們已經訂婚了,還怕什麼羞的!哈哈……
醉生:她同她媽媽都出走了……
褚 :出走了?那怎麼行!你得去請警察把她抓回來!(把醉生推到門口,回來坐長橙)出走了,那怎麼行!聘金收了,哼哼,看你有什麼本領,能逃出我的手掌!哈!
醉生:(回頭進來)那是不可能的,她已經廿五歲了,她的愛人從海南島有信來,說馬上就要回來了。我已經管不了她……
褚 :管不了她?(站起來)你這個渾蛋,當的什麼家!自己的女兒都管不了啦?那麼,你就是故意要來騙我的聘金咯!(坐小橙)
醉生:不是啦,不是要騙你的,也不是我沒有辦法對付管我的女兒。我這個姓林的,不是吹牛,辦法多得很!都是我的老柴扒,這個王八蛋,到處撐她的腰,搗我的蛋!她還說你賣雅片是民族的敗類,要是用強硬的手段叫警察把她抓回來,恐怕會暴露你的阿片生意……那,怎麼辦?
褚 :(站起來打枱子)真是渾蛋,這樣的祕密你也給我公開!
醉生:不,不,我並不公開。就是為的要給她說明你的生意是一本萬利的,講來講去,終被她知道了。這樣一來,她的反對就越來越強硬了,使得我想不出一點辦法來……
褚 :想不出辦法來……(思量之後)算了算了,我也不要了!願意出一萬塊錢,我還怕娶不到女孩子嗎?錢、金項鍊、金戒指,通通拿回來!(伸手)
醉生:(把錢拿在背後)哎,一萬塊錢,已經到手的一萬塊錢……
褚 :渾蛋!你還想一萬塊!做夢,快拿來!
醉生:(不願意的)喔……喔……你不要這麼大聲。
褚 :他媽的,你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褚先生,連我的錢你也想騙?你有什麼本事通通拿出來.我有辦法對付你。你要是一條龜,我有抽龜筋的手,你不要在我面前耍這一套。(打個巴掌)
醉生:你,你打我!報告值星官,他打人!
褚 :打你怎麼様!還要揍你一頓咧!(逼得醉生退到長板橙倒下)
醉生:(站起來)你做阿片生意!你賺的錢都是犯法的!
褚 :哈哈,犯法又怎麼樣?我不是三歲小孩,你哄那一個呀!就是你去報告,我也不怕!哼!犯法賺來的錢,你也花過……假使我被抓了,繩子、手扣,總也有你的份!
醉生:你生氣了?哎哎,你過去說過甜甜蜜密的許多話,今天就這樣絕情了!哎,為著你,我的太太,我的女兒都跑光了!過去我是靠她們餵豬吃三頓的,這樣一來,明天就無米可炊了(哭調)請你體念我們過去的友情,借給我一千塊……
褚 :一千塊!還想借一千塊!裝渾蛋!
醉生:不,不,幾百塊也好,我想,你是不會不答應的吧!
褚 :哼!不要說幾百塊,就是一塊錢,你也免講了。你曉得,我做的生意都是一本萬利的,除非是很厚利的生意,我絕對不會投資的。這幾個月來,我為你花的錢實在不少了,為的是愛你的女兒。今天,你已經無法控制她,讓她跑了,我對你,還有什麼希望!(拿籃子,搶回一萬塊)錢拿來!不-再見!(冷笑,從前門出)
醉生:(趕上門口看看,傷心的回來)不-再見……哎,酒肉朋友就是這様!我真是一個瞎子!睜著眼的瞎子!我的太太,我的女兒,我想改過自新,不會太遲了嗎?你們會不會愿諒我呀……(幕) 

FacebookTwitterGoogle BookmarksRSS Fe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