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陶:

七日的信收到了,的確家裏以及環境上的事情我都不太清楚,關於兒子的婚姻問題也是一樣。
無論怎麼樣,兒子的終身大事應讓兒子自己去作決定,我們有意見只可以給他做參考,不能強迫他──這原則我認為是不會錯的。你說他憂悒喝酒,應給他娶妻就可以得到安慰,這想法未免太簡單了。

 年青人都有他自己的事業上、學問上的志願的,這些志願那裏能以結婚來解決?我們不是常常看到因匆促與被迫的結婚而使年青人脫不了桎梏,苦惱終身嗎?千萬不要勉強。

你向來就有喜歡發號施令的老毛病,經常說著「你要這樣、你要那樣!」這是不對的,一定要改過來。我們都要尊重別人的意見,就是兒女們的意見也不能忽視,太固執成見是不行的。

你說,再有朋友來說親的時候,你要把女孩子的照片寄來,這是用不著的,因為我不是相命師,無法從相片上看出一個女孩子的性格與嗜好。而這些倒是白髮偕老最要緊的條件。神經質的與不守約束、不負責任的;喜靜的與麻雀小姐的結婚,使我想起來就害怕。你千萬不要為這問題著急而勉強他、強迫他,這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大錯,使兒子終生脫不了苦難而受罪的,也是造成家庭不安與不愉快的主要原因,他會想要離家謀生的原因也是在此。等他來到,我會勸解他的,但你也要經常保持鎮靜。


安好
四十六‧十‧十二
註:
葉陶:楊逵之妻,生於一九○五年,歿於一九七○年八月一日。自幼因追隧楊逵為台灣民主運動而認識,一九二九年於台南獄中結婚。

楊逵的長子楊資崩,四十六年電力公司催討唯一賴以生活的花園耕土,因此,楊資崩著急而經常鬧情緒,葉陶為緩和他的惡劣情緒,所以想以婚姻來激勵他。 

FacebookTwitterGoogle BookmarksRSS Fe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