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資崩:

七日的信收到了,因你好久沒有來信,叫我很擔心是否途上出了什麼事故。如今得悉你已平安回到家裏,我才放心。但你信裏充滿了頹喪的氣氛,我還有一點不明白。

如你所說,近來工作很少,難得一月半月有點空來看書,休息一下,何必就來憂悶呢?只要保持身體健康精神快樂,這一月半月的虧空,不是很容易可以抵補的嗎?有什麼可憂悶的?

FacebookTwitterGoogle BookmarksRSS Fe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