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治時期嘉義街景一窺方慶綿寫真世界

  【本報訊】嘉義市立美術館現正展出《捕風景的人—方慶綿的影像與復返》展覽,嘉美館於策畫開幕展《辶反風景》,即發現前輩攝影家方慶綿作品的重要及對於攝影史的意義,進行2年的研究,並委託復返團隊,再次走過方慶綿曾經的路徑,取景一路上壯闊的山中景物。(公版)方慶綿-1929年廟會遊行經過新高寫真館-1930至1940-玉管處藏_壓印_嘉義市立美術館提供  日本人稱照相館為「寫真館」,方慶綿(1905-1972),1905年出生於南投縣集集鎮,小學畢業後就跟日本人臼井直義(當地的臼井寫真館)學攝影,當了15年學徒後,在師傅建議下到嘉義經營寫真館。在1927年來到嘉義市創業,買下位於二通(今中正路)與中華路(今光華路)交會處東南角的店面,豎起木板手寫招牌「新高寫真館」。當初店名會取為「新高」源自集集街轄屬臺中州「新高郡」。除了山景,在1929年(昭和4年),他拍下一張主題名為《新高寫真館前的廟會遊行》,清楚呈現日治時期的嘉義市街景,讓人乘坐時光機,回到過去一睹嘉義市的街景面貌。

  這張作品《新高寫真館前的廟會遊行》以玻璃底片拍攝,呈現出二通(今中正路)與中華路(今光華路)Y字形岔路口,浩浩蕩蕩經過新高寫真館前的廟會繞境隊伍。除了拍攝廟會,方慶綿也特別爬到對面二樓高度取景,將新高寫真館放在視覺畫面正中央位置,這是他到嘉義市創業的第二年,他拍下自己的創業起步與廟會繞境,也記錄市街上在日治時期的左側通行立牌(交通規則),穿著洋式水手服學生,以及傳統庶民,堪稱嘉義市史上頗具代表性的街景攝影之一。
  方慶綿也是「多角經營的寫真影像操作者。」他在集集開啟山林攝影因緣,後來輾轉到阿里山、玉山,日治時期嘉義街景或風景區照片多出自官方出版品或繪葉書(風景明信片)。方慶綿同時經營「棚內寫真」與「出寫」(外拍)攝影,更發展出以拍攝、販售高山風景照和登山紀念照的商業模式。高山風景照以製作繪葉書方式呈現,當時很多阿里山販賣的風景明信片都出自新高寫真館,主題分兩類,一是阿里山風景(塔山、姊妹潭、眠月石猴);二是臺灣景點(臺北碧潭、嘉義關子嶺、高雄春秋閣)等,製作方式分兩時期,第一期是在拍有風景的玻璃底片上以油性墨水筆寫字;第二期是先貼上透明膠帶,再請刻章師傅在膠帶上以墨水底寫字。 0_1樓高山風景前的登山準備-戶外用木製5x7大型相機-1930年代.JPG
  方慶綿之子-方重雄回憶說,以前父親在嘉義大通(今中山路)買房子耗資3千日圓,而父親使用的相機一台也要價3千日圓,可見相機設備有多昂貴。而特展更重現方慶綿早期使用的木製大型室內相機及特製鏡子、戶外木製大型相機、玻璃乾版底片印相機、暗房鐘等。方重雄也談到,有一次嘉義農林學校校長派人開敞篷車載方慶綿到學校拍攝棒球隊,照片中坐在後座方慶綿身穿西裝,目光望向攝影師,看起來神采飛揚。而在戰末,日本軍官騎著軍用摩托車送來急件,他與父親在暗房沖印影像,還沒晾乾就被日軍取走,並送來活雞做為謝禮。0_1905年出生於南投縣集集鎮,小學畢業後就跟日本人臼井直義(當地的臼井寫真館)學攝影,當了15年學徒後,在師傅建議下到嘉義經營寫真館。.JPG
  方慶綿也被稱呼為「新高伯」,號稱一輩子登上3,000多次玉山,在1972年被《漢聲》雜誌訪問,這本自1971年英文雜誌,行腳台灣和中國大江南北,殫神費時整理民間文化,出版上百本雜誌與專書,方慶綿成為1972年的首刊專題,足見他在山岳攝影史及紀錄的重要性,這些相關史料文獻、相機、登山物件等,都蒐羅在這次嘉義市立美術館的《捕風景的人—方慶綿的影像與復返》展覽中,此次展覽即日起至6月13日,全館不收費,開放時間為週二至週日(週一休館),早上9時至下午5時,邀請熱愛攝影的朋友一同蒞臨欣賞。
 
■指導單位:中華民國社區報刊發展協會 ■版權所有:中華社區報刊聯合新聞網
■免責及隱私權宣告 ■ 資訊安全政策宣告 ■最後更新日期:2021/04/17
本日點閱
總點閱數
47201
42340708